35222葡京集团|主页

地址:湖南长沙市天心区新姚南路196号
电话:(86-731)89933599
传真:(86-731)89933500
网址:www.hwtig.com
邮编:410011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党群工作 > 党群建设

毛板船:湖南水运史上的奇迹

2014-05-09 23:31:34  hnsyjt

 

 

古往今来,航行在三湘四水五千多条大小河流上的船舶,少说也有数十种之多。其中,有一种叫毛板船的,两百多年前现身资水,独一无二,一次性使用,卸货后船体拆除当木材卖掉,真乃闻所未闻。这是不是一次性用具的老祖宗?我们无从知晓。然而就是这一次性使用的毛板船,创造了水运史上的一个奇迹。

往日的资水上游,处处藏宝,山高林密,溪流汩汩,汇入大河,滚滚滔滔,注洞庭,入长江,一路激浊扬清,喷珠泻玉,年复一年,奔流不息。湖南宝庆(今邵阳)人于清朝嘉庆年间首创的这种毛板船运输,使资江之水,流金淌银,造就了湖南水运一个半世纪的辉煌。

水运人真正的奇思妙想

据载,毛板船是清嘉庆四年(1799年),由宝庆府新化县洋溪河边洋溪镇船民杨海龙发明。那时,资水两岸古木参天,煤窑遍地,盛产木材与煤炭等山货。杨海龙常年经营煤炭、木材贩运生意。而资水下游,以长沙为中心的湘江流域和以武汉为中心的长江中游地区,对煤炭、木材需求巨大。聪明的杨海龙敏锐地捕捉到这一商机,他以当地“三叉子”船型为基础,融入其独特的“一次性”使用理念,研制出第一条造价低廉,工艺简单,运载量大的特种运煤专用船。这种船,用松木锯成的毛板榫接而成,用马钉加固,做工比较毛糙,缝隙处仅抹些桐油石灰膏防漏,船表连桐油都不上,因而叫毛板船。此船一出,迅速风行资水。按运量,毛板船可分为三等,谓之大、中、小三个码子。大码子100吨左右,中码子70吨,小码子20吨。船长视吨位大小而定,中码子船一般长25,宽4。平时将船造好,泊于港湾,一到春夏雨季来临,资水潮涨,毛板船立即装煤上货,雇请舵工、桨手,发船启运,顺流而下。

毛板船航程分为两段:由邵阳、冷水江、新化等港到益阳港为第一段,船家称之山河段;由益阳到长沙或武汉为第二段,船家称之外河段。山河段驾船技术侧重迎急流、战险滩,而外河段行船技术重在战狂风、斗恶浪,因此对舵工、船员的技术要求各有侧重。比较而言,山河段风险要大一些,待遇相对也高一些。第一段毛板船到达益阳港后,原有舵工、桨手领资上岸,陆路返回发运港。毛板船商再从益阳港雇请外河段舵工、桨手,开始下一航程。毛板船到达目的港后,卸船卖煤,拆船卖板,不用招揽回头货,拿到货款即可打道回府。那时长沙、武汉等城市煤炭、木材十分畅销,船到码头,买主就等在那里了,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一本万利,买卖双赢。水运行业的这当子生意,在中国乃至世界绝无仅有。宝庆商人凭借着对信息资源的捕捉和对发展空间的准确掌控,迅速做大。一时间,以当时的宝庆府为中心,迅速发展开来,其势一发不可收。有歌唱道:“千人携手开毛板,万盏明灯撒河湾,毛山毛树锯毛板,毛钉毛货毛板船,河水一发人上劲,六根挠撸闯江天,呜……荷嗨,哎……嗬嗨!” 粗犷的号子,久久回荡在江上与山皋。

造就水运经济的奇迹和神话

资水毛板船商们在一个半世纪里,聚集了多少财富,谁也说不清,但在益阳、长沙、汉口等地出现的宝庆码头和宝庆街,可见一斑。

益阳港是资水毛板船运输的第一段目的港,益阳的千家、青龙和萝卜,均设有毛板船货物收购站和加工厂。毛板船运输的商业兴旺,带出了益阳繁华的十五里麻石商业长街,沿河还修建了很气派的大码头、石码头和向家码头等装卸作业场所。

旧时长沙汽车南站,也是宝庆人聚集的地方,湘江边上建有好几座宝庆码头,岸上有宝庆帮的会馆,这一带除经营煤炭、木材外,还有出产于资水上游的特产,如土纸、玉兰片、龙牙百合、苡米、茶叶、桐油等,生意兴隆,一派繁华景象。

在汉口港,宝庆人的毛板船运输生意更是红火。成千上万的宝庆人在汉口置业定居,改行商为坐商。汉江汇入长江的入口处,修建了几座宝庆码头,岸上出现了宝庆街。此外,在汉阳的武圣庙,汉口的朱家巷一带,都居住着不少宝庆人。据宝庆府志记载,清咸丰年间,为加强湘商在异乡的团结互助,宝庆人在汉口宝庆街建起了五层楼的“宝庆同乡会馆”。这座建筑在当时可称鹤立鸡群。武汉人称这里是湖南宝庆帮的地盘。这里有一支在当地最具实力的湘商队伍,比起历史上的徽商、晋商,也毫不逊色。他们大多靠毛板船运输起家。当时,干一年毛板船运输的商人,可成为一个不小资本家;干一年舵工,就是一个中等地主;而干一年桨手,可两年不愁吃穿。

毛板船运输的兴旺,还带动了其他行业的发展,如木材行业、打铁行业、造船行业、煤炭行业、拆船行业等。同时给资水两岸农户提供了大量的就业机会。当时有一种说词:“铁打的宝庆,银铸的益阳,眼红的长沙。”说的是毛板船制造,需要大量马钉,刺激了打铁行业的发展,那时资水两岸村镇,铁匠铺随处可见。“银铸的益阳”是因益阳港为毛板船第一段航程结束,货物交易,船工发薪,银元流通量较大。宝庆、益阳的商业繁荣,把长沙比下去了,长沙商人看了红眼。

彰显水运人吃得苦、霸得蛮的情怀和担当

经营毛板船运输,要有勇于挑战,吃得苦,霸得蛮的干劲才行。毛板船由于做工粗糙,牢固性能相对传统船舶相差甚远,因此,碰上暗礁浅滩,很容易散架,弄得不好船毁人亡。有人将毛板船称为“蛋壳船”。虽说风险大,但湖南人有胆量,霸得蛮,毛板船运输硬是盛行了一百五十多年。历来商场风险越大,收益越高。那时放一船煤炭到达目的港,获利一般为成本的三到五倍。有记载称,放十条船下去,即便打烂七条,也不亏本。而毛板船运输过程中的船工的安全,由船工自负,船商概不负责。毛板船运输行规第七条规定:“船工人等,倘若有船失事,有人命被滋毙者,或有抱病身亡者,尝给收敛费,照依旧章,此至关乎天定,毋得借端生枝,违者公同禀究”。就是说,在毛板船运输中,若有死人事件发生,老板概不负责,各安天命。行规刻石立碑,竖立在码头上,落款是光绪二十一年二月,宝庆毛板阖帮刊石特白。此等条款明显有利船商,不利船工,即便如此,仍从者如云。究其因,除其回报丰厚吸引人外,船工们个个都水性极好,个个都是浪里白条,也是重要原因。内河这点风浪对船工们来说根本不算什么,正所谓“怀里没有金刚钻,不敢揽此瓷器活”。

毛板船运输的风险,还衍生了一个以救人捞货为生的行业。资水沿岸一些农户,在资水滩多流急,暗礁潜藏地段,划着小船在等候,专等毛板船触礁。一旦事故发生,小船立即划过去救人,救完人后立即捞货。若救到一个人,全家一年的吃穿用度都不用愁了。有句民谣很形象描述了这种情况:“灵滩、洛滩不种田,一年四季靠翻船。”像这种生财积德的好事,比现时的水上应急搜救工作还要及时有效。据当地老船员介绍,每到涨水季节,一夜之间,毛板船如雨后春笋般地冒了出来,一个春夏,多时可放出两千多条船,少时也有一千多条。毛板船的事故率一般在10%左右。尽管如此,船商、船工们却毫不在乎,虽说打船之声不绝于耳,后续者仍络绎不绝。他们早已将身家性命全押在这脆弱的毛板船上,去博取丰厚回报。有一首妻子送夫上毛板的歌谣唱道,妻:“山青青,水滔滔,妹妹送哥到小桥,风高浪急多小心,尽快回家鸟归巢。”夫:“山青青,水滔滔,毛板船上把妹瞧,哥经千难与万险,为把草巢变金巢。”

毛板船运输可谓我省水运史上的神话与奇迹。它告诉我们,不论是驾驶毛板船,还是从事毛板船运输,没有一股子能拼敢干的闯劲是不行的。有首资水闯滩歌唱得好:“船触礁石人遇难,艄公葬水不怨天,舍出血肉喂鱼肚,伤筋断骨还撑船。”可见毛板船人的过人胆识和冒险精神。正是这种精神,坚定了他们去闯这条充满挑战的航程。

毛板船运输成了特定时期湖南精神的一个符号,它打破了传统的经营模式,预示着资水流域封闭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开始解体,商品经济开始萌芽。湘商们远离故土,冒着巨大风险,寻找更大的市场,寻求更大的发展,如果没有敢闯敢干的精神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毛板船运输还向我们展示了另一种可贵的品质,那就是团结一心,同甘共苦。从毛板船启锚起航,船上所有人都处在背水一战的状态中、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处境中,因此由不得你分心。大家很清楚,目的只有一个:把船安全驾抵目的港。在这期间,不容有任何私心杂念,必须百分之百地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,互相关心,互相爱护,团结协作,精心操作。这些,在毛板船上已不是什么优良品质了,而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所以不论是毛板船主,还是船工,大家都有一种同生共死的念头。这种观念久而久之,培育出了一种“湘帮”精神。当时,宝庆商人之间团结互助,维护共同利益,是很有名的。

毛板船运输,盛于清末,衰于民国,止于1958年拓溪水电站的建设。大坝将资水拦腰斩断,预示了毛板船运输时代的结束,毛板船从此绝迹。但是先辈们敢为人先,勇于创新,敢闯敢干的精神,将永续传承,激励一代又一代水运人创造新的辉煌。

 

(湖南水运史编写办  周隆谨  朱运来)